红娘子_第1页_国产亚洲综合欧美视频 亚洲综合色在线视频久 欧美图亚洲色另类偷偷自拍 

红娘子

时间:2020-04-09

王朴一声闷哼,一把就环住了柳轻烟纤细的腰肢,把她丰腴的娇躯个了过来。柳轻烟嘤咛一声赶紧伸手扶住行案,惹火的娇躯在男人地扶持下缓缓下落,两条浑圆修长地大腿被强行开了。以一种很暧昧很羞人地姿势骑在了王朴腿上。

  柳轻烟以极其香艳的“背骑式”跨在王朴腰上,回眸脉脉地望着王朴,媚声问道:“侯爷,您要干吗?”

  “干吗?”王朴狠狠吞下两口唾沫,不由分说就撩起柳轻烟地军装下摆,手指熟练地一扣一弹已经解开了她的裤腰带,嘿声说道,“竟敢当着众人的面撩拔我,我看你就是屁股痒了。今天非得祭出家法好好教训教训你。”

  “侯爷,不要。”

  柳轻烟柔软的细腰像蛇一样扭动起来,跨骑在王朴腰上的两瓣丰臀也跟着款款摇荡起来,与其说是在挣扎,倒不如说是在勾引王朴,王朴再按捺不住,一把就将柳轻烟地长裤扒了下来,两瓣白花花的美臀立刻就呈现在了王朴眼前。

  王朴的眼睛立刻就直了。

  不能不说,柳轻烟地屁股真的是极品美臀。又圆又翘,又白又润,而且足够大,最要命的是,柳轻烟居然穿着小宛亲手裁剪的黑色丁字裤,黑色的丝带和白皙的肌肤互相映衬,带来了一种妖异的诱惑。

  王朴的眼神情不自禁地落在了柳轻烟幽深的股沟里,那条黑色丝带延伸到了那里忽然加宽了,却也变薄了。近乎透明地丝带紧紧覆裹着一处馒头般的坟起。也许是丝带勒得太紧了,居然勒出了中间一道浅浅的凹痕。

  “靠。还真是极品啊!”

  王朴叉开十指狠狠揉住了柳轻烟雪白的大屁股,触手一片滑腻,手感真是好极了,王朴狠狠吞下一口唾沫,腾出右手在柳轻烟的左臀狠狠闪了一巴掌,只听啪的一声脆响,柳轻烟雪白的美臀上就显出了五道清晰的指痕,就像一朵血色玫瑰,在白皙肌肤的映衬下显得格外妖艳,格外诱人。

  最勾魂地还是柳轻烟从鼻孔里发出的呢喃声,还有那双媚得快要滴出水来的眸子。

  一团烈火在王朴体内腾地燃烧起来,他猛地从椅子上站起身来,柳轻烟丰腴的娇推便被推到了行案上,两条修长的美腿垂落下来,丰腴的翘臀正好压在案沿上,往后高高撅起,王朴伸手轻轻一扯,就把那条黑色的丝带扯断了,柳轻烟从未经男人开垦过的处女地就完全暴露在了王朴的枪口下。

  看到王朴要来真地,柳轻烟就像受惊地小鹿跳了起来,脚尖用力一踮跃上了行案,然后蜷曲着双腿坐到了案上,柔软的小手已经抓住了王朴正在解自己裤带地大手,以近乎哀求的语气说道:“侯爷,不要。”

  “门都没有。”王朴的鼻息灼热都快要着火了,喘息着说道,“是你自己撩拨我的,今儿非把你正法了不可。”

  王朴心中芥蒂尽去,心中地欲念很快就死灰复燃了,伸手强行分开了柳轻烟蜷曲在一起的大腿,色眯眯的眼神已经落在了柳轻烟的秘处,只见那里光洁异常,一丝芳草也没有,王朴先是愕然,旋即大喜道。“靠,白虎啊?”

  “讨厌啦。”

  柳轻烟用力挣脱王朴的魔爪,再次蜷起双腿掩住了迷人的春色,娇嗔道,“奴家还没说完呢。”

  柳轻烟脉脉低唤一声,小手撑着行案纤腰轻轻一扭,丰腴惹火的娇躯已经轻飘飘地落到了地上,王朴的眼神又直了,这妖女上半身还穿着齐的军装,下半身却已经被他脱得一丝不挂了,这种半遮半掩的样子显得更加的诱人。

  “靠。”

  王朴闷哼一声,扯着柳轻烟的小手一把又将她的娇躯搂入怀里,两双大手不由分说已经揉住了那两瓣雪白的翘臀,柳轻烟呻吟了一声,软绵绵地靠进了王朴怀里,这次她没有再阻止男人地轻薄。

  柳轻烟的粉拳轻轻捶了王朴两下。又从地上拾起裤子转身背对着王朴套到了脚上,往上拽的时候因为裤腰太紧卡在了丰腴的臀峰下,柳轻烟不得不轻轻地摇荡了几下屁股,勾得王朴又是一阵心旌摇荡,心忖这妖女可真能害死人。

  几天没见。这妖女地腰似乎更纤细了,胸脯却更挺了。屁股也更大更圆了。

  一条足有四指宽地黑色皮带紧紧束缚着柳轻烟得体的军装,显出她的腰肢更加地纤细诱人,更加的婀娜多姿。

  迎上王朴灼热地眼神,柳轻烟的眉梢眼角忽然荡起一股浓浓的春意,娇嗔道:“侯爷,您往哪瞧呢?”

  王朴轻哼了一声,向柳轻烟勾了勾手指,语气暧昧地说道:“过来。”

  柳轻烟妩媚地白了王朴一眼,人却听话地走到了王朴面前,王朴伸手环住柳轻烟的纤腰轻轻一就把她丰腴的娇躯到了自己腿上,一双大手已经隔着军装摁住柳轻烟鼓腾腾的酥胸肆意揉搓起来。

  “侯爷你讨厌,不要啦。”

  柳轻烟低低地呻吟了一声,丰腴的娇躯像蛇一样扭动起来。

  王朴当然听得出这是女人在假意推诿,所以根本不为所动,左手灵巧地活动了几下就解开了柳轻烟军装地两枚扣子,右手便顺势滑进了敞开的军装,隔着薄薄地丝质衬衣握住了女人一只丰腴的,柳轻烟不堪地呻吟起来,霎时变得媚眼如丝、吐气如兰。

  这妖女虽然了一身魅惑男人的本事,还身怀名器,是万里挑一地体格,可她到现在都还是处子呢,王朴灼热的魔爪让她感到心痒难耐。柳轻烟张开玉臂紧紧环住了王朴的脖子,低声喘息道:“侯爷,你再挑逗人家,人家就忍不住了……”

  “忍不住了?”王朴嘿嘿淫笑道,“哪里忍不住了?”

  “侯爷你讨厌。”

  柳轻烟娇嗔一声,小手顺着王朴强壮的胸肌顺势滑落。滑进了王朴地两腿之间,一把就握住了已经高高昂起的凶器,妖女不愧是妖女,柳轻烟的小手只是随意地轻抚了两下,王朴的呼吸立刻就变得急促起来。

  “侯爷,九法交接练到哪了?”

  “练到兔吮毫了,就差鱼接鳞和鹤交颈两式了,骚蹄子,等练完了九法。看我怎么收拾你,哼哼!”

  两人正亲热时,紧闭的帐帘忽然被人掀了开来。

  王朴、柳轻烟愕然回头。只见帐外俏生生地站着柳如是,柳如是明显愣了,呆呆地望着抱在一起地王朴和柳轻烟,满脸地不知所措。

  柳轻烟腰间的武装皮带已经松开了,垂落的军装下摆也被掀到了腰际,笔挺地军裤已经褪到了大腿根部,露出了两瓣雪白地大屁股,还有中间那道幽深诱人的沟壑,王朴地右手还在柳轻烟的雪臀上轻轻揉搓。两枚手指头已经顺着那道幽深地沟壑探了进去。

  因为柳轻烟是背对着帐门跨骑在王朴腿上地,所以柳如是把这无比香艳的一幕都瞧了个清清楚楚,最让柳如是感到娇羞不堪的是,王朴根本没有因为她地出现而有所收敛,一只右爪仍在柳轻烟雪白的肥臀上摸个不停。

  柳如是再看不下去了,嘤咛一声落荒而逃。

  柳轻烟凑着王朴耳畔说道:“侯爷,奴家看得出来你挺器重柳如是这小妮子。”

  王朴低笑道:“柳如是这妮子的确聪明,也读过不少兵书战策,但她只纸上谈兵而缺乏实战经验。我现在把她带在身边,就是给她历练的机,什么时候她能把论和实践相结合了,什么时候她就能独挡一面了。”

  “独挡一面?”柳轻烟媚声道,“侯爷,那您得抓紧时间把她给收了。”

  “嘿嘿。”王朴低笑道,“早晚的事。”

  柳轻烟媚声道:“要不要奴家帮忙?”

  “得。”王朴赶紧道,“千万别,你可千万别再摆弄合欢香那玩意了。上次在蒙城差点没让你害死。”

  “你个死没良心地。”柳轻烟戳了王朴一指。娇嗔道,“要不是奴家地合欢香。你能和红娘子成就好事?你连声谢都没有不说,居然还埋怨奴家差点害死你,哼,你死倒是死了,不过是爽死美死的,红娘子地滋味是不是很爽?”